第1章 重生退婚日

-

大晉國,承平三年,夏。

赫!

雲芷剛被帶著冰碴的冷水澆醒,燒紅的烙鐵便再度落到她的臉上,口中立刻發出模糊不清的音節。

為了給人撒氣,方纔昏迷之時,她的舌頭已經被拔掉,冷汗浸濕衣衫,四肢處的衣料被風吹得輕輕搖晃,竟是空蕩蕩的,一眼望去隻能看到凸起的小腹。

“陛下您看,她像不像一隻球?”她的正前方,放著堆滿山珍海味的長桌,長桌後雲凝窩在墨成規的懷中,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自己凸起的小腹,衝墨成規撒嬌的問道。

“愛妃好眼力。”墨成規輕輕的颳了下雲凝的鼻梁,又厭惡的看向雲芷,皺眉道,“若是冇了那頭纔會更像球……”

“啊?那頭冇了人便要徹底死了呢,她好歹陪了陛下十年,您就一點都不心疼?”雲凝麵帶醋意說道。

她拿起桌上的葡萄含進嘴裡,仰著頭湊到墨成規麵前,墨成規眼中露出寵溺,吸過葡萄又在她唇上偷了個香。

“心疼?心疼被死人退婚的下賤女人?心疼穢亂宮闈懷了旁人骨肉的破爛貨?朕隻嫌她晦氣,嫌她臟!朕愛的人一直都是你。

“隻是朕當初需要藉助容家老匹夫手中的人脈,纔不得不明媒正娶了她,害得你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,還差點被那老匹夫殺死……”

雲芷麻木的看著那二人。

這樣的話她已經聽了不知道多少遍了,內心已經絲毫掀不起波瀾,甚至想不起來最初聽到時的心痛,隻餘下憤恨。

倒是這二人似乎為了證明什麼似的,總在她麵前秀恩愛,又百般折磨她撒氣。

若非是一直掛懷著外公和諸位舅舅,她也不必如此苟延殘喘。

許是知道雲芷迫切想知道家裡人的下落,墨成規忽然看了她一眼,神秘兮兮的道,“倒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訴愛妃,今後你可以睡個安穩覺了,傷害你的那老匹夫一家人已經找到了。

“找了他們這麼久,都冇有收穫,可不過纔剛剛放出這破爛貨的訊息,他們就巴巴的趕了回來,方纔朕派人過去屠殺的人,已經將那老匹夫和那幾個走狗的人頭帶了回來。”

“赫!赫赫赫”雲芷空洞的雙眼陡然變得血紅,衝著二人慘叫起來。

外公和舅舅是助墨成規登頂的最大功臣,他竟然為了雲凝殺了他們!?他如何敢的!?

雲芷驚怒至極,不知哪來的巨大能量,竟帶動圓椅側翻在地,她的眼中逐漸變得猩紅滲出血淚。

今生的一切如走馬觀花般在腦海中浮現……

她的一生何其悲涼,自己被人設計懷上父不詳的孩子,身敗名裂,竟還連累早年受旁人挑撥連個好臉色都冇給過的,真正愛護自己的家人被殺。

若有來世,她定要好好補償他們,更要將麵前這二人挫骨揚灰!

……

“小姐,您冇事吧?”耳畔突然傳來說話聲,雲芷麻木的睜開眼,眼前依舊是鮮紅的一片。

她為什麼還冇死,老天爺為什麼還要讓她苟延殘喘的活著!

雲芷悲憤的想到,卻又聽那道聲音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世子歸天,王府悔婚,本是他們理虧。大爺的意思是如果王府非逼咱們回程,一會您就去門前撞柱子去……”

似乎是害怕嚇到她,那人又急急地補充道,“就做個戲,不是真要您去死。”

久遠的記憶被勾出來,雲芷倏地驚坐起來,這才發現,不止自己眼前,而是她整個人根本就置身於一個紅色的世界中。

雲芷心中陡然升出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,她屏住呼吸低頭四下檢查起來。

她不止有了手臂,那雙手也不再是,為了獲取墨成規的歡喜不管不顧的長期沉浸在藥草中,後又疏於保養,而遍佈蒼老的褶皺與斑點的醜陋模樣。

現在,這雙手嬌嫩白皙正疊在平坦的小腹處,她微微動了下,就能看到手背上細細的青筋,經過細心修剪的指甲上麵,還塗著鮮紅的蔻丹。

素手下麵是大紅色的喜服,上麵繡著金絲的鴛鴦,細密的針腳隻能摸到略微的硬度,層層疊疊的福字以此為圓心,散向四麵八方。

雲芷瞳孔緊縮。

一條又一條的資訊,都在輔證著那個荒謬的猜測。

她重生了!

她重生到及笄那年,嫁給燕王世子的那天!

哈!

哈哈!

哈哈哈!

雲芷無聲的悲慟,繼而升起轟然的狂喜,她奮力的壓製著所有的情緒。

須臾,她擦乾臉上的淚痕,扶正頭上下滑的鳳冠,彎腰踏出了花轎。

入目是燕王府正門,一口碩大的檀木棺材立於堂前,門口掛著白幡,兩側眾人具已換上了喪服。

燕王府容大管家從雲芷一出來,就已經看到了她,眼中閃過一絲驚訝。

少女臉上明顯有哭過的痕跡,漆黑的瞳仁璀璨清亮,看到棺材時眼中竟絲毫未起波瀾。

此時微仰著下頜,挺巧的鼻尖透著股冷傲,端方明豔不可方物,獨不見半分的慌亂。

“出來的正好,旁人隻道富貴好,唯有本人才曉得孤苦伶仃有多煎熬,雲小姐,你還要多替自己考慮纔是。”容大管家歎了口氣,語重心長的勸道。

雲芷迎上容大管家的眼神,平靜說道:“我已有主意。”

說完,她就眼神轉向四周,眼神略過一個身形有些虛胖的侯府下人時,輕聲吩咐道:“著人去買隻公雞來。”

“雲小姐!”容大管家立刻意識到雲芷是要用公雞代替新郎拜堂,臉上頓時露出厭色。

他想不通為何這好端端的女子要為了富貴罔顧自己餘生……

“如今府內正籌備喪事,還請雲小姐恕罪則個,他日王爺回來,自會親自去侯府請罪。”

容大管家話音剛落,王府眾人便齊齊上前一步,分毫不讓的擋在王府門口。

“若我不回去呢?”雲芷嗤笑,“難道他日王爺歸來,還會打罵照料王府的兒媳?”

照料?談何容易……

容大管家眼中閃過一絲希翼,卻又很快沉著下來,勸道:“雲小姐可是擔心日後嫁不得良人?侯府雖然門第不高,可雲小姐外祖父卻是當朝首輔……”

“良人……何謂良人?”

雲芷聽著這個詞眼中露出濃重的憤恨,曾經她以為墨成規是良人,可結果呢?

“閃開!”正這時,人群後麵傳來高喝聲,伴隨著嘚嘚的馬蹄聲,一道熟悉的身影揮著馬鞭,幾息之間便衝破人群的阻力,來到近前,悲憤喊道:“雲雲,我來遲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