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一個人進來

-

商玉在錦衣衛的職位並不高,他進入景仁宮的次數有限,對於景仁宮的內部並不瞭解,到了景仁宮後,他巡視了一圈後,心裡微微有了譜。

景仁宮是晉文帝的書房,設計自然不俗,光是一個景仁宮就分為內外兩處,擺放摺子的屬於內書房,另行設有機關,尋常人貿貿然過去,隻怕會觸動機關,發生意外!

商玉見此有些犯愁,眼下這裡麵無疑是最最安全的地方,比起雲芷被分配到的不起眼的小房子,景仁宮是絕對不會貿貿然起火的,否則所損失的東西難以估量,可是,再好的地方,進不去又有什麼用啊?”

“微臣有些事情需要去裡麵找一份奏書,七公主可有法子讓微臣過去一試?”到最後,商玉隻得開口問向墨如歡。

“堂堂錦衣衛,竟然還要摻和進前朝的鬥爭來,你可是好日子過的太過安逸了?”墨如歡安撫好晉文帝,衝著商玉不悅的嗬斥起來。

商玉聽著咧嘴一笑,他將目光看向榻上的晉文帝,隱隱道,“七公主若是不說,微臣便帶著聖上過去也未嘗不可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墨如歡聽到這話心口一跳,方纔那會兒她便已經測試過了,這會兒身邊的護衛都不在,魏公公等人更是失去了蹤影,就憑自己一個人和還有病重的父皇,倘若有人要對父女二人下手,自己確實隻有束手待斃的份兒。

想到此,墨如歡又忽地想到雲芷的信。

當時雲芷說的是,遇上生死存亡的大事,便讓自己將手中的信件交給領頭之人,那如今商玉算不算是領頭人?

墨如歡審視著商玉,隨後又將目光落到了拐角處,那邊地上現在正攤著一個人,正是商玉帶來的人……

“公主還是不說?”商玉再次追問道。

墨如歡一咬牙,忽地從袖口中掏出一封信遞給商玉,“還請大人看完這信再說!”

……

七皇子縱馬進入皇宮,身邊跟著孫政武和孫慈陽二人,幾人聽罷禦林軍統領的話,徑直走向景仁宮,到了門口,就見景仁宮的大門緊閉著,隱隱地可以聽到爭吵的聲音。

七皇子三步並做兩步到了景仁宮的門口,撲通一聲跪了下去,痛哭起來,“父皇,孩兒不孝,救駕來遲!”

話音剛落,七皇子便去推門,然而門在裡麵上了鎖,七皇子根本推不動,他下意識看向孫政武,尋求幫助。

接收到七皇子的目光,孫政武隨後也跪倒在地,朗聲道,“如今聖上性命垂危,不知裡麵是敵是友,未免發生不必要的意外,還請裡麵的壯士出來說話。”

“可是七爺?”從門內傳來一道粗狂的聲音。

孫政武皺眉看了眼七皇子,沉沉地“嗯”了聲。

“太好了,咱們禦林軍的兄弟們等了這麼久,總算等到了七爺成事了!要我們說身上就該早立七皇子為太子,也犯不著讓大家這會兒這麼著急!不過有些話到是要跟七皇子說,有些人不得不防。

“中宮無子,可十一公主卻是在她手裡長大的,那十一公主又和九皇子乃一母同胞,這說來九皇子和**倒也有些關係,還有太後那邊……韓家乃大晉第一世家,又有弘樂書院從旁相助,隱隱的已經構成了一張細密的大網,十皇子雖然年紀小,可是身邊能人異士眾多,不可不防……“

裡麵的人一樁樁一件件的開始梳理起來朝堂上的勢力,七皇子起初還有些不耐煩,後來便也不由得深思起來。

“先開門再說。”孫政武有些聽不下去,沉聲道,“先把門打開,聖上如何了?”

“聖上的呼吸越發薄弱了,隻怕不大好了。”裡麵的人應道,很快又忽然問道,“外麵說話的可是孫政武大人?您還不知道呢吧,先前告發您販賣私鹽的摺子已經送了過來,隻是現在微臣還冇有時間去整理,您若是需要的話隨時可以拿給您。”

“住嘴!”連販賣私鹽這樣的大事都拿出來說了?孫政武氣得鼻子都快要歪了,他下意識看了七皇子一眼,有些惱火道,“先開門再說。”

“孫大人息怒,眼下這邊情況有些複雜,十一公主說有人要過來,微臣不得不謹慎一些,以防出現意外。”裡麵那道聲音悄聲說道,“不如七皇子您暫且一個人進來?”

七皇子聞言看了孫政武一眼,就見孫政武緊皺著眉頭,顯然對於此事也並不讚同,七皇子緊抿著嘴看向四周,就見大部分禦林軍都不敢用睜眼看他。

禦林軍向來認牌不認人,否則也不會被舅舅鑽了空子,讓他們給自己助陣來,可是自己將來畢竟是要當皇帝的人,總不能一直這般讓舅舅遮風擋雨,否則……以他舅舅的實力,難保將來自己會變成什麼地位……

想到這些後,七皇子朗聲應了聲“好”,隨即景仁宮的大門被打開了個縫隙,七皇子立刻走了進去。

“七皇子覺得今日之宮變,會產生什麼樣子的後果?”商玉按照方纔信上的內容,一點點的說服男主。

“七皇子自幼得聖上喜愛,既然已經說過中宮無子,也就意味著所有人都有機會,七皇子安安分分的等著,未必就冇有好下場。”商玉趴在七皇子的耳邊悄聲說道。

那也同樣意味著,倘若不能夠成功,一旦沾染上謀逆的事情,懲罰便也會極重。

七皇子聽著這話抿了抿唇。

“孫家販賣私鹽的事情七皇子可知曉了?”商玉又問。

七皇子點了點頭。

商玉頓時冷笑起來,“孫家的罪責是孫家的事情,可是您是陛下之子,怎會受連累,倘若您當真知曉自己錯誤所在,不若您率先開,也算給自己留有保障。”

……

孫政武站在門外死死的盯著景仁宮的大門,他反覆的思量著二人指尖的對話,奈何有些因為距離隔音的問題,並不太能夠聽到他們的說話聲。

他忽然間反應過來一件事來,也許他們在防備著的人真是自己?那裡麵的臭小子所說的一切都是再故意拖延時間?

“破門!”想通了此事,孫政武立刻衝著周圍的錦衣衛命令道。

得了命令,很快錦衣衛中便有人站出來,幾人用力地撞向景仁宮的大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