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雲芷的複仇

-

孫政武命令一下,錦衣衛門便開始砸門。

“孫大人這是何意?聖上如今就在此房內,孫大人這是連聖上都不放在眼裡了?”商玉聲音冰冷的質問道。

“虛張聲勢。”孫政武暗罵,衝著禦林軍提高了聲音道,“給我砸,誰最先將門打開,賞銀一百兩!”

“孫大人!你是要造反不成?”商玉當即大喝起來道,“聖上有令,誰若能殺掉孫政武,賞銀千兩!”

“哈?”這個時候竟然還想要殺他?

從前,身為炙手可熱的皇親國戚,有人想殺他。

近幾日,販賣私鹽的事情被曝光,他害怕人會殺他。

而今,禦林軍就掌管在他的手中,隻要砸開眼前這扇門,讓所有不該存在的人都消失,這天下他唾手可得,還有人膽敢殺他?

況且,他還有一個用毒高手的叔叔!

孫政武的眼中閃過一絲的嘲笑,他下意識張望著孫慈陽,嗤笑道,“竟有人妄圖殺我……”

“砰!”孫政武的話還未說完,一柄匕首自前胸刺入他的身體,讓他的話音戛然而止,他瞪圓眼睛看著眼前的宮女,眼中寫滿不可置信,他竟然被一個小宮女給刺死了?

雲芷一擊刺中孫政武,禦林軍立刻急欲奔來救助,卻被雲芷身邊的三人團團護住,其中一人更是揚起一柄金光閃閃的軟劍,衝著蠢蠢欲動的禦林軍道,“離殤劍在此,爾等不許妄動!”

離殤劍?禦林軍眾人見此嘩然,不約而同的停住了腳步。

離殤劍乃當年晉太祖打天下時所得至寶,據說劍身輕薄如紙張,卻削鐵如泥,晉太祖愛之如珍寶,曾同大臣們戲言,傳國玉璽都冇有離殤劍來的重要!

後來晉太祖追討欲孽途中身亡,便將他待之比玉璽還要重要的離殤劍,贈與了當時就職與禦林軍統領的四子,並立其為太子。

一來二去,離殤劍在禦林軍心中有著超越令牌的力量。

此番離殤劍一出,禦林軍當即不再行動。

前世墨成規也是拿出了離殤劍,才讓眾人相信,晉文帝是真心要將皇位傳位於他的,禦林軍對於離殤劍的尊崇,雲芷前世就已經見識過,此刻雲芷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孫政武的身上。

“我是雲芷。”對上孫政武滿目的驚駭,雲芷好心地解釋道,“我殺你不是為了賞銀,而是因為你該殺!”

“孫慈陽在管道上截殺我,令我外祖母無端遭受病痛,這便是你孫家要為此付出的代價!”

一想到這幾日外祖母身體上遭受的疼痛,雲芷的聲音彷彿淬了冰一般。

孫政武努了努嘴,噴出一口鮮血來,他雙手死死地握著匕首,用儘最後一口氣問道,“那販鹽一事……”

“也是我。”雲芷毫無表情地道。

“你等……”孫政武憤怒的指向雲芷,不過才說出兩個字,身體便直挺挺的往後麵栽過去。

燕尋光飛快的將雲芷的頭攬入懷中,察覺到雲芷身體的僵硬,燕尋光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色。

“九……九妹……就說方纔該我動手的。”饒是反應遲鈍如何南功,也察覺到了異樣。

雲芷……她一個女子,竟然親手殺了人!

“二哥是害怕了?”雲芷被箍在燕尋光的胸口,傳出來的聲音悶悶的,將話語中的淩厲也掩去了三分。

“二哥是怕你害怕……”何南功歎了口氣,理所當然地道,“你看你的手都在抖,就說這些事情該讓我們做的。”

雲芷鼻頭一酸,她深深地吸了吸鼻子,片刻後,她推開燕尋光,向著門口走去,“民女已手刃逆徒,救駕來遲,還望聖上莫怪!”

“雲芷?”聽到雲芷的聲音,商玉和墨如歡皆是一愣,下一刻緊閉著的門,便被人從裡麵打開。

墨如歡率先跑出來,她一把抱住雲芷,哭得泣不成聲。

商玉隨後出來,也跟著長舒了口氣道,“冇死就好。”

雲芷拍了拍墨如歡的後背,以作安慰。

“父皇……”屋內驟然傳來一陣哭天搶地的哀嚎。

七皇子自門打開,看到孫政武的死屍之後,便迅速的返回到晉文帝的身邊,七皇子抱著晉文帝的一隻胳膊,嚎啕大哭道,“父皇您快醒醒啊……這個女人竟然把舅舅給殺死了!”

“七皇子。”雲芷突然開口喚道。

七皇子聽到雲芷的聲音更是渾身顫抖,他又往晉文帝的身邊縮了縮,滿眼驚恐的看向雲芷。

雲芷平靜道,“方纔民女已經將亂臣賊子孫政武擊殺,七皇子手中是否還有彆的可以證明孫政武謀逆的證據?不如一起教出來,否則以七皇子的敏感身份,怕是要受些連累啊……”

舅舅已死,他斷不能再出意外了!七皇子立刻點頭如搗蒜道,“放心放心,本皇子必定將所掌握的所有證據全盤托出,決不包庇嫌犯!”

解決完七皇子這個礙眼的之後,墨如歡忍不住開口問起了她最好奇的事兒,“她們都說大火時,你已經被燒死了,你怎麼又跑到了這裡來呢?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是有人救了我。”雲芷想到當時的情景,也有些唏噓。

當時她和燕尋光在屋內察覺到迷香之後,便意識到事情的複雜了,索性她前一天已經找出地道,為了不打草驚蛇,她便拉著燕尋光一起躲到了地道,之後,又選了一個不起眼的枯井出來。

那會兒宮中已經大亂,好在燕尋光自幾人結拜之後,發覺了何南功的功夫,便叫人讓何南功在禦林軍裡謀了個差事,此時正好能夠幫忙,正是因為何南功的原因,幾人才能夠順順利利的混入人群之中,並未引起禦林軍的懷疑,這纔有了雲芷靜待時機,擊殺孫政武的畫麵。

雲芷簡單的同墨如歡介紹了下,唯獨略過了地道的事情,畢竟這是隻有皇室之人才知道的秘密,若她說了怕是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

“不知道還以為你是個半仙呢。這麼多的事情都被人準確的預料到了。”商玉想到方纔自己看到的紙上的內容,不由低聲說道。

“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。”雲芷徑直道,“是時候該去給聖上請安了,他也受到了很大的折磨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