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七皇子變卦

-

聖上?聖上不是危在旦夕嗎?

聽到雲芷的話,眾人麵麵相覷。

隻有墨如歡堅信雲芷一定能夠治好晉文帝,她哽咽道,“父皇的呼吸比起先前更加微弱了,若是再晚……阿芷快救救父皇吧。”

雲芷拍了拍墨如歡的肩膀,示意她不必擔憂,隨後雲芷跟在墨如歡的身後,去看晉文帝。

方纔害怕孫政武會強行闖進來,商玉和墨如歡二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將晉文帝抬到了內書房書桌前的臥榻上。

雲芷先是給晉文帝號了號脈,隨後雲芷又將準備好的丹藥讓晉文帝服下,這才吩咐眾人一起將晉文帝抬到原本的榻上休息。

轉身的時候,燕尋光的腿腰撞到書桌,將一本側放著的奏摺不小心撞掉,雲芷彎腰去撿奏摺,一眼就看到展開奏摺裡麵的字,“為成全自己的名聲,使得百姓流離失所,此人實乃當世最恬不知恥之輩!”

這話怎麼這麼熟悉?雲芷心中暗道,她飛快的撿起奏摺偷瞄了眼,便看到奏摺上麵清楚的幾個大字——“參首輔蔣正堯!”

怪不得!原來是前世聽人這樣罵過外祖父!

雲芷不動神色的將奏摺放回原位,好似從未發覺什麼異樣一般,隨著墨如歡等人趕去外麵。

冇多久,韓太後裕太妃以及皇後等人來到景仁宮。

孫政武先前命人將宮中女眷看製住,待雲芷將孫政武殺死之後,禦林軍重新被召集到了一起,幾人的行動也恢複了自由,第一時間趕了過來。

“皇兒如何了?”裕太妃直撲向晉文帝的床榻,擔憂地問道。

看到幾人的到訪,有一人卻越發緊張,七皇子低著頭迅速的思量著,方纔雲芷要自己承認自己所做之事,可是如今舅舅已死,母妃又在生死攸關之際,自己若是承認了,怕是就在劫難逃了,如今縱使有一分能夠讓自己逃脫的法子也要試一試!

想通了這點,七皇子突然撲到韓太後的身邊,大喊道,“皇祖母,您快救救孫兒吧!這個女人親手殺死了舅舅,現在還要逼死孫兒!”

雲芷親手殺死了孫政武?眾人聞言頓時一驚,皆看向雲芷。

“你這臭小子……九妹饒你一命,你竟然恩將仇報!”何南功收斂不住怒火,當即怒喝起來。

“皇祖母,您甭聽他胡說八道,孫女作證,分明是老七帶著孫政武過來,隨後雲芷及時趕到,殺了孫政武救了我們!”墨如歡也立刻站出來,替雲芷解釋道。

“你方纔還抱著雲芷哭,分明和雲芷是站在同一陣營的,還有你,你都叫雲芷九妹了,自然是站在她那邊的人!還有……你們,統統都是雲芷的同夥,你們做的證據根本就冇有信服力!”七皇子一一指著何南功燕尋光等人,反駁道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見裕太妃始終冇有說話,韓太後走出來,問道。

七皇子便將今夜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,委屈道,“……孫兒和舅舅得知父皇性命垂危,正準備過來拯救父皇,可是雲芷竟然誣陷舅舅要造反,還親手殺死了舅舅!”

“七皇子是忘了方纔承認的罪行了?”雲芷盯著七皇子問。

七皇子聞言立刻委屈的抱住韓太後的手臂,哽咽道,“皇祖母,您看這個女人有多張狂,您在這裡的時候,她都膽敢威脅孫兒了,可想而知你們冇有過來的時候,她有多麼的囂張了!”

“這……”韓太後巴不得雲芷出事,可是憑著七皇子能否將雲芷給扳倒?韓太後思量片刻,最後決定先看情況。

這人竟然這般不知廉恥!?墨如歡氣惱的看著七皇子,原本她還顧忌著和七皇子的同為皇室之人,想要給七皇子留一條生路,見此,隻得又將事情重新說了一遍,“……雲芷恰好在這個時候趕到,製止住了禦林軍的砸門!”

最後墨如歡又指著七皇子質問道,“商玉都已經說過了聖上一切都好,可是孫政武還一直命令禦林軍砸門所謂哪般?何時禦林軍要全權聽從他孫家的調遣了?你還不承認自己是鬼迷心竅,在這個時候還妄圖陷害雲芷?”

“七弟已經說過了,我和是舅舅當時在家中,後來便聽說父皇性命垂危……七姐也知曉,父皇慣常身體不錯,突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必然是被人所害,所以七弟過來救人又有什麼不對?”七皇子狡辯道。

末了七皇子又好似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一般,指著墨如歡大罵道,“七弟再問,舅舅可真傷害到父皇了?身為皇室公主,你寧願相信一個外人,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親弟弟,皇室中怎就出現你這樣的敗類!”

“你……”墨如歡被七皇子的無恥氣了個半死,她忽然又想到禦林軍,恨聲道,“我說不過你,可是你做過的事情總會留有痕跡,我們大可以去找個禦林軍過來問!”

“那還要請個權威之人驗證纔是。”七皇子絲毫不懼,立刻讚同道。

“叫禦林軍過來。”韓太後當機立斷、

很快禦林軍被帶進來三人,韓太後親自開口詢問道,“你們此次過來目的為何?”

“孫……”禦林軍的人看了眼雲芷,還是如實說道,“孫大人說要過來拯救聖上的安危……”

“我冇有說謊吧?”七皇子得意地睨了眼雲芷,而後他又向韓太後跪地叩頭道,“兒臣所說句句屬實,可是雲芷卻親手殺死了舅舅!”

“哦?”雲芷聞言非但不慌,反而笑了起來,她平靜地問七皇子道,“那七皇子是不是也該說說,民女為何要殺孫政武?”

“自然是因為私怨!”七皇子怒道,“聽說你以為舅舅刺殺了你外祖母,你必然是因為想要為蔣老夫人報仇,所以纔會假公濟私,趁亂殺死舅舅!”

“七皇子前麵的話是事實,不過孫政武妄圖殺害的人是我,而非外祖母,外祖母隻是替我擋刀纔會受傷,那麼還要問七皇子一句,孫政武為何要殺我?”雲芷開口問道,頓了頓,又寒聲道,“還有那會兒在宮中,孫貴妃又為何百般為難與我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