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皇帝能聽見

-

聽到雲芷的問話,七皇子脫口而出道,“因為……”

話剛出口,七皇子突然意識到一件事,他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“因為什麼?”雲芷追問道。

七皇子怒目瞪著雲芷,喃喃地說不出話來。

雲芷冷哼一聲,接著七皇子的話道,“因為孫家人販賣私鹽!”

“雲芷!”七皇子騰起起身指著雲芷怒罵道,“你根本就是血口噴人。”

雲芷冷笑道,“昨日京兆尹接了一起案子,犯事人叫做吳池,因為強搶民女而進去的,而衙門們後續調查此案的時候,發現,這吳池不光是強搶民女,竟然還涉及販賣私鹽!而背後給他撐腰之人,便是孫政武之子!”

眼見七皇子的麵色而變得十分難看,雲芷心中冷嗤,繼續沉聲道,“孫家之事已經寫了奏摺,七皇子若覺得是我血口噴人,大可以去翻一翻奏摺,實在不行去京兆尹去翻翻公案也未嘗不可,至於孫政武最初想要刺殺於我……說來七皇子應該有所瞭解纔是……”

雲芷黑眸微微眯起,似笑非笑道,“畢竟孫政武是為了幫助七皇子拉攏我外祖父不成,纔會想要刺殺我用來威脅外祖父!”

這個該死的女人!七皇子咬牙切齒的看著雲芷,好半晌才喃喃道,“如今舅舅已經死了,憑你怎麼樣說也冇有人可以反駁你!”

害怕雲芷又會說些什麼,七皇子立刻又道,“縱使你說的那些事真的,舅舅跟你和蔣家有仇,也不代表舅舅就要謀逆,分明是你公報私仇誣陷人纔是!”

“嘴硬。”雲芷懶得再理會七皇子,她意有所指的看向躺在踏上的晉文帝,緩緩道,“你說七公主還有他們的話都不可信,除了他們之外,倒也還有一人能夠證明我所說的話是真的。”

順著雲芷的視線瞧見躺在床榻上一動不動的晉文帝,七皇子先是一驚,很快他便搖了搖頭,眾所周知父皇中了毒兩生花之毒昏迷不醒,怎麼可能聽得到當時的情況呢?

想到此,七皇子嗤笑著道,“你所說的證人該不會是我父皇吧?”

“正是!”雲芷乾脆答道。

雲芷說完轉身走向晉文帝,看著床榻上的晉文帝,雲芷緩緩道,“聖上您該醒了。”

“你這是何意?”七皇子頓覺頭皮發麻,他隨著雲芷來到晉文帝的床邊,死死地盯著晉文帝。

其他眾人聞言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,卻忍不住紛紛圍住了晉文帝。

在所有人矚目的視線中,晉文帝悠悠地睜開了眼睛……

“父皇!”

“皇兒!”

宮殿中頓時響起了七嘴八舌的聲音。

七公主和裕太妃更是晉文帝的身上,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,其他人雖然冇有過去,眼眶卻也都紅了。

“說起來有一件事倒是忘記告訴大家了,雖然聖上一直冇有醒過來,可是除卻聖上真正的睡眠時間外的其他時間,聖上是可以聽到大家在她耳邊所說的話的。”雲芷衝著大家抱歉地彎了彎嘴角,輕聲說道。

事實上,經過這幾日的救治,雲芷已經將晉文帝的病治療得差不多了。

隨後雲芷想到之後所要發生的事情,雲芷便故意給晉文帝吃了一種看似十分危急,卻反而可以讓大腦清晰許多的藥丸。

在大家詫異的眼神中,雲芷又看向晉文帝,開口道,“相信那會兒您已經聽到了孫政武對於您和七公主的態度,還請身上給民女做個證,方纔民女所言是否是真的?”

晉文帝的是視線越過雲芷落到了七皇子的身上,晉文帝的目光忽然變得淩厲起來,許久後,他才語速緩慢地道,“朕向來對你不薄,可你竟然背叛朕,選擇和孫政武一起對付朕!你的良心難不成是被狗吃了?”

“父皇……”七皇子噗通一聲跪倒在地,嚎啕大哭起來,“兒臣並非有意如此!兒臣並不知曉舅……孫政武所做為何,纔會聽從他的吩咐,和他一起過來的……”

“事到臨頭竟還這般嘴硬,來人,將七皇子給朕拖出去!”晉文帝憤怒地咳嗽了起來,隨後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痛色,厲聲道,“傳朕口諭,七皇子夥同他人逼宮,今日起剝奪皇子的稱號,關入宗人府!”

“父皇……”七皇子還要給自己求情,然而有了晉文帝的命令後,很快有人過來將七皇子綁了起來,他的嘴被捂住,隨後,被人拖出去.

冇有人為七皇子求情,大家畏懼的看著晉文帝,都看出了晉文帝此刻的憤怒。

氣氛莫名變得緊張起來,略靜了片刻,晉文帝長舒口氣,再次開口道,“事發突然,大家也因此受了驚嚇,即日起,都可休息三日,非必要不必過來看朕。母後和母妃年紀大了,便多叫太醫過來瞧著,暫時休息幾日。”

晉文帝說道最後看向墨如歡,他的目光柔和了幾分,輕聲道,“小七自小跟著太妃生活,如今眼看著也到了要出嫁的時候,還冇個封號,便叫多羅公主吧。

“皇後。”晉文帝看向皇後,又道,“多羅的公主府也該著手準備了,這些事交給你全權處理,還有你當年未出閣之時一向被人誇讚氣度,讓小七暫且住到你那,你多費心教育著些,”

讓七公主住到皇後那邊?

眾人聽著晉文帝的話,心裡咯噔一跳,索性墨如歡是公主,這若是皇子,被晉文帝指派到皇後那邊,可是意味著什麼?

多年來第一次感受到父愛的墨如歡鼻尖更是一酸,她立刻便反應過來,父皇必定是聽到了自己的嘮叨了,纔會如突然改變了對待自己的態度。

可是這麼多年來她卻已經習慣瞭如今的生活,墨如歡上前一步,便要拒絕這些,耳邊卻突然聽到雲芷的咳嗽聲音,墨如歡心口一動,躬身應了聲,“多謝父皇!”

“時候也不早了,大家便都先回去休息吧。”晉文帝又開口道,隨後目光落到雲芷的身上,輕聲道,“雲姑娘留下。”

“原本還想要去找太後太妃履行當時的賭注,既然陛下找民女,便請太後和太妃暫且備好,不日民女便會親自探訪!”雲芷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韓太後,撞上韓太後吃人的目光,雲芷的嘴角緩緩地勾了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