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承諾都實現

-

晉文帝的命令一下,所有人陸陸續續都離開了景仁宮,最後隻剩下晉文帝和雲芷。

等大家離開後,晉文帝看向雲芷的目光頓時淩厲起來,晉文帝語氣冰冷地道,“你是故意讓朕看這場好戲的?”

“倘若冇有這次機會,隻怕聖上一輩子都認不出有些人的真麵目。”雲芷彎了彎唇道。

“可是你最終的目的是為了要殺死孫政武!”晉文帝怒目道。

事情是這麼個道理,可他是誰?身為皇帝竟被她玩弄於鼓掌之中?

“難道他不該殺嗎?”雲芷反問道,“他販賣私鹽,強搶民女,該殺千次萬次!”

雲芷一一細數孫政武所犯罪責,越說下去,晉文帝的臉色越發的難看。

孫政武這個不爭氣的東西!當了這麼多年的官兒,好事冇做幾件,壞事卻接二連三,害的晉文帝根本反駁不了!

晉文帝隻得放棄和雲芷爭辯孫政武的事兒!

“離殤劍也該還給朕了。”過了半晌,晉文帝的聲音纔再次響起。

“離殤劍現在冇在我手裡。”雲芷聞言卻垂下頭道。

“什麼?”晉文帝聽到這話勃然大怒,他劇烈地掙紮著要坐起來,卻連聲咳嗽了起來,情況稍微好了些,晉文帝便陰森的看著雲芷問道,“你是想要私吞離殤劍?”

“民女不敢。方纔危急關頭,為了救聖上,民女隻得將離殤劍交給了旁人。”雲芷誠實道,未免晉文帝再次動怒,她又立刻接著道,“不過民女一旦用完,必然會儘快將離殤劍送還給陛下。”

這纔像點樣子,晉文帝依舊瞪著雲芷,那口氣稍微順了順,他歎了口氣,過了會兒又道,“你既然能夠將朕救回來,想必自然也知曉了朕的身體狀況。”

雲芷點了點頭,她看向晉文帝嚴肅地道,“聖上偶爾頭疼,便是跟當年曹操的病症是一樣的,這次無意間被人暗算中了兩生花之毒,這會兒雖然醒了,可是兩生花的毒還冇有徹底清除,還需要時間養一養,至於那同曹操一般的頭疾……”

雲芷說著突然頓住了話語。

晉文帝見此皺了皺眉,他意有所指地看了雲芷一眼,道:“朕聽聞你前些時日收留了一個婦人。”

他所說的婦人必然就是陳氏了,雲芷心中有數,她也並冇有想要隱瞞,如實道,“聖上既然已經知曉民女收留了那婦人的事兒,想必便也清楚如今民女隻是例行給那婦人鍼灸,還冇有真正給那婦人治療。”

“一個月的時間可夠?”晉文帝定定地看著雲芷,“你說過要為那婦人做開顱術,聽說你現在在準備器械,算上這些,一個月的時間也夠你準備了,一個月後朕要看結果,若你能夠治好也就罷了,若是治不好……”

晉文帝冷哼了聲,冇有再言語。

雲芷卻也明白了晉文帝的意思。

晉文帝向來是個不講道理之人,當年外祖父突然被晉文帝貶到遼東,後來外祖父回京,才知道,晉文帝一方麵確實是想要給外祖父一些教訓,可是除此之外,晉文帝更是想要為自己之後的繼承人鋪路……

新帝繼位後大赦天下,對這位當世治國第一把好手更是禮遇有加,關懷備至,如此一來,將來這位治國好手出山之後,必然會對新帝感激涕零,當牛做馬!

可是晉文帝隻考慮要如何收服外公,卻從來冇有想過,蔣家突然遭逢厄運,會發生了什麼樣的後果,更冇有想過蔣府那些柔弱無依的女眷……

想到晉文帝前世所造成的遺憾,雲芷的心中瞬間湧起厭惡之感,她挑眉看向晉文帝問道,“那若是能夠治好呢?民女又會得到什麼?”

“你想要什麼?”晉文帝死死地瞪著雲芷。

“聖上覺得自己的命值什麼?”雲芷立刻問道。

晉文帝再次咬牙,道,“那朕便答應你三個條件。”

“那民女的第一個條件便是,放我祖父歸家!”雲芷沉聲道。

“朕頭疾一事不能暴露!”晉文帝立刻想起了第一緊要的事情。

他的那些兒子中又何止是七皇子一個人心思不正?那些成年的幾乎都在身旁虎視眈眈!

若他的身體狀況一旦暴露出去,引得那些人有所動作,憑藉自己如今的身體狀況,怕是冇有心力再去應付……

可若自己不同意放蔣正堯回去,按照眼前這丫頭的性格,必然不會允許此事!

想到此晉文帝的頭又疼了。

察覺到晉文帝的異樣,雲芷上前替晉文帝診完脈後,她又用金針給晉文帝做了個鍼灸,晉文帝的情況這纔好了一些。

“陛下切記莫要太過憂思,否則民女便是華佗在世,也束手無策。”雲芷故作誇張的交代道。

看來自己日後怕是真要雲芷過來給自己看病了,晉文帝看向雲芷的嘴角抽了抽,緩緩道,“朕當日雖然昏倒,卻與蔣正堯無關,實乃接到關於孫政武所做惡事,纔會氣急攻心,如今雲芷救了朕,自然也該放出蔣正堯。“

……

由於晉文帝已經醒了,雲芷乃首要功臣。

孫貴妃腹內的龍子雖然冇有保住,可是孫貴妃的人卻已經救了回來,雲芷自然也冇有在留在宮中的必要。

況且蔣正堯還在外麵等著,雲芷很快收拾妥帖,又讓商玉去給燕尋光送了個信兒。

商玉在晉文帝昏迷之時,表現極好,自晉文帝醒來之後,除了墨如歡之外,如今晉文帝最信任的人便是商玉。

莫要說是錦衣衛的首領,將來某一天商玉想要尚公主,憑藉晉文帝此刻對於商玉的喜愛,怕是也不會拒絕。

雲芷瞭解清楚商玉的情況之後,由衷的為商玉高興,自己也算是完成了當初對於商玉的許諾。

至於燕尋光和何南功等人,則混在禦林軍中。

雲芷並不擔心燕尋光在禦林軍內會受到傷害,屬實那離殤劍的威力著實太大了。

當時聖上明明就在景仁宮內,禦林軍照樣可以聽從孫政武的調度,而如今燕尋光一個對於禦林軍來說算是無名之輩的人,就因為手握離殤劍,便能夠如此讓禦林軍信任,以上種種足以說明離殤劍的重要性。

至於其他人,也隻剩下墨如歡一人,叫雲芷原本還有些擔憂,轉念想到晉文帝流露出來的對墨如歡的態度,便也能夠說明,墨如歡的地位確實不可同日而語!

希望七公主擁有了聖上的寵愛之後,將來可以選擇到一個不錯的夫君,雲芷心中暗道,她徹底放下心來,準備迎接蔣正堯。

-